左岸

摄影 读书 盾冬重症

小鸟路牌

夏天走向消亡的时候,
我把炙热的阳光浓缩成油彩,
抹到秋天的画布上。